• <tr id='18613'><strong id='3852c'></strong><small id='9bc47'></small><button id='e965c'></button><li id='09882'><noscript id='1a856'><big id='2c9e9'></big><dt id='ad80d'></dt></noscript></li></tr><ol id='95656'><option id='58271'><table id='e3536'><blockquote id='38948'><tbody id='e045d'></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09e24'></u><kbd id='ad259'><kbd id='c3fb0'></kbd></kbd>

    <code id='4b98e'><strong id='0a1ea'></strong></code>

    <fieldset id='edf83'></fieldset>
          <span id='d6489'></span>

              <ins id='82d76'></ins>
              <acronym id='0a201'><em id='23457'></em><td id='a0bc5'><div id='20f03'></div></td></acronym><address id='9aeca'><big id='5d8ba'><big id='598c6'></big><legend id='7ac09'></legend></big></address>

              <i id='78eb1'><div id='31683'><ins id='411c3'></ins></div></i>
              <i id='7221e'></i>
            1. <dl id='cc8bd'></dl>
              1. <blockquote id='29a5b'><q id='432ca'><noscript id='f3020'></noscript><dt id='05dd6'></dt></q></blockquote><noframes id='3a55f'><i id='fd97c'></i>

              2. <tr id='18613'><strong id='3852c'></strong><small id='9bc47'></small><button id='e965c'></button><li id='09882'><noscript id='1a856'><big id='2c9e9'></big><dt id='ad80d'></dt></noscript></li></tr><ol id='95656'><option id='58271'><table id='e3536'><blockquote id='38948'><tbody id='e045d'></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09e24'></u><kbd id='ad259'><kbd id='c3fb0'></kbd></kbd>

                <code id='4b98e'><strong id='0a1ea'></strong></code>

                <fieldset id='edf83'></fieldset>
                      <span id='d6489'></span>

                          <ins id='82d76'></ins>
                          <acronym id='0a201'><em id='23457'></em><td id='a0bc5'><div id='20f03'></div></td></acronym><address id='9aeca'><big id='5d8ba'><big id='598c6'></big><legend id='7ac09'></legend></big></address>

                          <i id='78eb1'><div id='31683'><ins id='411c3'></ins></div></i>
                          <i id='7221e'></i>
                        1. <dl id='cc8bd'></dl>
                          1. <blockquote id='29a5b'><q id='432ca'><noscript id='f3020'></noscript><dt id='05dd6'></dt></q></blockquote><noframes id='3a55f'><i id='fd97c'></i>

                            新闻中心News Center

                            清新故事第一期 | 事了拂衣去 深藏功与名

                            发布者: 发布时间:2019-04-05 浏览者:537

                            人生难得是欢聚, 惟有别离多 


                            “虽然之前就知道老爷子住院, 一直怕接到电话, 但终于还是接到了  ”


                            说这句话的是现任清新环境赤峰博元资源利用公司副总经理龚德喜, 而他口中的老爷子, 就是在清新环境内部尽人皆知谴矫制桶踊承、备受尊敬的刘学滨所长, 去年10月2日, 老爷子驾鹤西归, 永远留在了清新人的记忆中 

                            微信图片_20190408100439.jpg



                            这位出生于1932年的老人, 见证了共和国的诞生谴矫制桶踊承、成长和发展  他曾任国防部第五研究院空气动力研究所技术员, 第七机械工业部空气动力研究所处长, 航天部空气动力研究所所长 


                            退休后, 老爷子依然豪情满怀, 他曾跟身边的人讲过他的一个梦想:“满眼看去, 中国的烟囱脱硫技术都是进口来的, 没有一个国产化的脱硫技术, 我们要让脱硫的核心技术掌握在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手中  ”


                            因而, 刘老来到清新环境, 担任研发中心负责人, 老骥伏枥, 一步一步攻克技术难关, 帮助公司从无到有, 并成为国家实用新型专利“旋汇耦合脱硫装置”的研发人之一 


                            烟气脱硫工作的历史并不长, 1973年我国环保机构成立才开始受到重视, 电力行业SO2的排放控制试验也正式进入开发研究阶段 


                            2002-2007年是我国火电厂烟气脱硫产业发展的“爆发式”阶段, 国家对火电厂烟气脱硫的政策明朗, 新的政策谴矫制桶踊承、法规及标准陆续出台和修订, 包括一些强制性政策, 国内的脱硫公司也发展到了200多家, 清新环境就是这批崛起公司中的佼佼者 


                            作为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国产脱硫烟气治理的先期缔造者, 清新环境凭借自主的创新思维谴矫制桶踊承、创新机制和创新平台, 先后研发了一系列工业烟气净化技术, 并成功将自主研发的技术应用于电力谴矫制桶踊承、冶金等多个行业工业烟气的治理中, 取得了骄人的业绩 


                            而这些成绩的取得, 都与刘所长的呕心沥血有着密切关系 


                            有一次, 刘所长拿着手写的技术分析, 匆匆去办公室找到现任铝能清新总经理的张季宏, 说:“季宏, 你看我这段时间的研究, 可以进一步改进咱们的脱硫技术, 你看看, 可行的话咱们试试!”语气中满是兴奋和期待 


                            就是凭借着这样一份热情和孜孜不倦, 刘所长带领团队研发出了清新环境的第一台大型国产化脱硫技术设备 


                            对此, 他很骄傲, 但又总是觉得不够完美  一直精益求精的刘所长在退居二线以后, 仍然和年轻人一起奋战在一线做实验, 希望在现有的基础上做出突破  他常领着大家去做喷嘴试验, 常常为了得到连续的实验结果而废寝忘食  作为老一辈的技术带头人, 刘所长的坚持谴矫制桶踊承、严谨谴矫制桶踊承、细心等很多优秀品质都非常值得后辈学习 


                            他对技术国产化的追求, 展现了一个赤子的拳拳爱国之心 


                            微信图片_20190408100515.jpg


                            对此龚德喜深有感触:“我进入公司就见到老爷子, 那时候他七十多岁, 每天都比年轻人来的还早, 中午也不休息, 所有的设计计算都是用手算  ”


                            刘所长八十多的时候, 公司考虑到他的身体原因, 就不让他来坐班了, 但他仍每周都要来实验基地和大家交流一次  刘所长的家离基地很远, 周围人都觉得不放心要送他, 但刘所长坚持不要, 一个人坐公交来回 


                            “老爷子一辈子硬气, 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 什么都靠自己, 有着极强的自尊心和好胜心  ”龚德喜回忆道 


                            或许, 刘所长正是靠着这样硬气的精神, 得以带领团队克服了一个又一个的科研难关 


                            微信图片_20190408100519.jpg


                            回忆种种尽在眼前, 仿佛就在昨日 


                            古语有云, 人生七十古来稀, 可以无病无灾到八九十岁的老人都是有福之人, 但人终究不过是自然中的一粒飞鸿, 谁都逃不过自然规律 


                            中国当代著名哲学家谴矫制桶踊承、教育家冯友兰说, 从情感上, 人们都希望故去的人有个灵魂会继续存在于另外一个世界, 好让心里那份怀缅谴矫制桶踊承、感恩得以安放 


                            辛勤了一辈子的刘所长挥手离去, 但是他倾心研发的技术将一直在华夏大地上, 帮助人们在利用生态环境资源之时也能尽享蓝天白云谴矫制桶踊承、青山绿水, 以刘所长为代表的老一辈科研人的敬业精神也将一代代传承下去, 永不停息 


                            又是一年清明时, 这也是刘所长离去后的第一个清明, 在这草长莺飞的四月天, 我们怀缅故人, 感恩生命, 盼往昔逝者安息, 望今日生者珍惜 


                            返回列表